梨子酒

原耽女孩 混韩娱
喜欢的作者:木瓜黄,木苏里,priest,淮上,酱子贝,绿野千鹤,稚楚,唐酒卿,墨香铜臭,巫哲,漫漫何其多,引路星,西子绪,肉包不吃肉,一十四洲,莫晨欢,拉棉花糖的兔子
粉籍:BLACKPINK,IZ*ONE,Red Velvet,(G)I-DLE,aespa,ITZY,TWICE,ive,BTS,EXO
(没先后顺序,都是随机的)

出BLACKPINK亲签美签200不包

cd另加三十

其他成员的签也有 价格一样

四张一起七百

是朝俞

关于撕书的事情我很想说

真的很没必要 他们是无辜的

作者怎么样不关他们的事

三次元的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

他们会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好好的

朝俞szd 朝俞yyds

穿堂风

“你从来只是穿堂风,吹过我青春无望的梦。”

我的青春是一盆小巷里的花。 

阳光或许能照到,特别是黄昏时金灿灿地落了满地,枯黄的花也会被怜惜。 

粗糙的硬泥盆底部似乎跟盛夏的大地融合,几只晕头转向的飞虫停在干黑的盆沿缓行。 

是不是每棵树上都有蝉?沉沉的鸣叫压满街道,叫得时间也仿佛尾音般拉长了,拉长了。 

那倒也很像你写名字时划出的长长的最后一笔,墨水味从纸里渗出来。 

你趴在桌上,侧脸压着作业纸,刚刚哀嚎累得不想呼吸的人此时用力吸着空气,你说你闻到书香味了。 

窗外阳光实在热烈,我背过身来打你一拳。放你娘的屁,你这墨水八百年前的啦。 

怎么突然想起要用钢笔写情书呢? 

你晃悠悠站起身,汗从发梢流到颈窝,突然揪过我的领子。 

阳光照得你睁不开眼,骂骂咧咧凑近我,呼吸交错汗味交融。 

站错位了!我仰起头故意大喊出声。脑瘫!你应该逆光站,小说里都这么写! 

傻逼。你愣神才反应过来,眉毛一挑就咬上来,横冲直撞出了血。 

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我瞪着你,舔了舔沾染铁锈味的嘴唇,指向桌上的作业纸。这就是盛夏的情书和吻啊,一点浪漫没有。 

笑声充斥着教室,作业纸被穿堂风掀起,刮到没关紧的窗户上又滑落下来。 

你转身走去捡纸的背影是逆光的,此刻白色短袖融化在学校新糊的白墙里,杂乱黑发上的汗珠微微闪烁,衣服上印的卡通图案看着有点滑稽。 

我内心酸涩起来,又听到你慵懒的声音。 

你看吧,那是我给时光的情书,吹不走,飞不远。 

不是给你的,你从来只是穿堂风,吹过我青春无望的梦。 

所以接吻吧,在短暂而热烈的日子里。 

你从来都是我难以忘怀的梦。 

静止的时光,褪色的盛夏,枯萎的残花, 


静止的时光,褪色的盛夏,枯萎的残花, 


我花了八十八块大洋买的衣服

你说它是我妈妈的旧袍子

很好

不愧是我老婆

我喜欢

ps:这个旗袍真的很好看!!家人们放心闭眼入!(男款别买,真的没有女款值)

第2章 【力】和【诡】

  气氛一下凝住了。

  “你怎么知道的?”白时埃的声音突然变得很生硬,“是谁告诉你的?”

  “有些事情想要知道很简单,根本不用谁告诉我好不好?”洛尘痞气地笑着,丝毫没有捅了马蜂窝的自觉,“再比如,我还知道,你其实考进了S组,成绩还很优秀,对不对?”

  没错。他说的是真话。

  白纵一看情况不对,只好出来打圆场:“啊……那个……小尘…”

  “他还是因为您去不了A组的呢。”洛尘不嫌事大地又补了一句。

  白时埃的目光几乎要化为实质,白纵夹在中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地站着。

  被他们吵醒而迷迷糊糊来到大厅的高年:……?

   3

  总之事情是这样的。

  白时埃是孤儿,父母在一次大规模外敌入侵时不幸牺牲,从小和爷爷白纵生活。

  其实白时埃是通过了s组试炼的,因为家庭,他一直梦想着进s组,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非常开心。

  可就在他要去s组的前一天,他的爷爷白纵来到了他的房间,让他去A组。

  如果他进了s组,他爷爷就会被怀疑给他开后门。白纵不想丢掉官职。

  从此爷孙俩的关系变得十分微妙,要说不好吧,好像也不至于;要说好吧,未免太牵强了些。

  反正就这样吧。白时埃当时非常不解,生气。现在觉得也没有什么,只是很遗憾而已。

  但不代表这事可以随便提。

  洛尘触到他的逆鳞了。

   4

  “来打一架?”白时埃突然一笑,“让我来看一下,我们特招生的水平。”

  他咬重“特招生”三个字,这话便像个漫不经心的挑衅。

  “好啊。”洛尘也笑,“去训练室。”

  白时埃在前面带路,走的很快。洛尘不紧不慢地走着,脸上挂着笑容。

  “开始吧?”到了训练室,洛尘挑眉,“让我也见识一下,你的水平?”

  开始了。

  洛尘战斗的时候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不同于平时的漫不经心,此刻的他像一匹狼,眼眸锁定了自己的猎物,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手刀,侧踢,摆拳,上勾拳。

  他的每一步都带着劲风,来势汹汹又速度极快地向白时埃攻去。

  这种时候,白时埃显得反而非常冷静。

  不同于洛尘的危险,他战斗时,像水。

  轻巧又缠人。

  格挡,侧身,擒拿。

  他用四两拨千斤的手势化掉洛尘的进攻。

  两个人说是战斗,却又极其赏心悦目。

  洛尘攻,白时埃化。

  白纵在透明的防护门外看着,赞许地点点头。自己挺久没来看过小埃了,他反倒有了进步。

        白时埃又化掉洛尘一波攻势:“特招生就是这个水平?”

        洛尘卸掉他的手:“过了s组试炼的人就这个水平?”

        白时埃顿了一下:“今天你打不过我,就别想留在基地。”

        洛尘的攻击是星际联盟中最受欢迎的一种。

        【力】。

        快,准,狠。

        【力】对使用者的速度和力气都有很大的要求。

        而白时埃学的却是一种非常小众的攻击方式。

        【诡】。

        轻巧,缠人。

        以巧力化蛮力是他们最擅长的,【诡】对于使用者控制力量的要求苛刻到了极致。

        【诡】非常难练,但总体来说,【诡】是克制【力】的。

        洛尘显然察觉到了这一点,听了他的话,挑眉:“那如果,你输了呢?”

乔苓姐视角

程小时陆光逛超市



画师半次元@未凉白开,有授权

今日份摸鱼!和昨天的粉头发正好凑一对(bushi)

抱图自便,评论区吱一声

线稿@阿没MEInoss 很绝!

上的色 耳坠懒得涂了(其实是不知道涂什么颜色)

上网课时候画的(好孩子不要学我!)

线稿@阿没MEInoss 真的很绝!

去看看这位老师!!!

抱图评论区吱一声